• felixismchan

《七個愚笨奴才》 - 以貓的眼光旁觀香港這片地獄



去年從英國讀書回來,便經歷由反送中牽起的逆權運動的第一階段尾聲(我暫且稱它為第一階段),及緊接下來的全球瘟疫,繼而面對着因其影響而令劇場癱瘓的狀態,致對我來說,回來後看到的整個香港無比地陌生,而且急速地改變,包括社會形式,人事關係,生活節奏,甚至一些很細微的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都隨運動、瘟疫而轉化成另一個形狀︰街上魔獸橫行,市民倉皇走避,年輕人被敵視,權力者(終於)撕下假面具大搖大擺欺凌眾生,市民躲在家中回避病毒,因為疫情家庭關係變得更親近溫暖或擠迫矛盾,有些人搶奪生活物資,有些人被消失,有些人突然愛國,有些人自我審查,也有些劇場人士三餐杯麵惶恐日後生計,市民從魔幻日常變成殘酷寫實,第三世界,戰爭,病毒,妖獸出沒,地獄,對香港人來說不再是一堆文學修辭,人,再一次回到為了生存及安全而掙扎的時代。然而更有趣的是,香港人更多了一份對生活及社會更有要求的心態,縱然現在不少人出門,不過只是吃個晚飯,也真的是要「徘徊地獄又折返人間」,卻已不再是想當年大部分香港人什麼都可以逆來順受的「苦沖開了便淡」,而是對社會及現況的悲痛及憤怒,而更重要是,對生活及公民質素更有要求,這是我在2018年離開香港時始料未及的現象。


因為之前我也算在香港疫情後,首批策劃網上國際論壇及劇場的人士,加上這次承接網上會議技術,以貓為主角的演出《七個愚笨奴才》,一些媒體便走來訪問我及演出的概況。或者他們都知道我曾去英國,錯過了香港抗爭最激烈的時間,卻面對劇場界不斷苦叫面臨寒冬的現在,不約而同地問我對香港劇場,甚至香港藝術的前途有何感想,或疫情過後,或政治審查,會否覺得香港劇場及藝術會更暗淡無光。然而,面對媒體或朋友,我也依然會這樣說,或者2018年離開香港之前,我確實對香港劇場有些失望,那種外內因素加乘所及的停滯不前狀態,令我更堅定要出外走走。然而2019年回到陌生的原來地方,我卻發現很多希望。社會運動帶來的,並不只是市民在政治上的醒覺,我相信現在幾乎100%的香港人都會談政治及民生,即便1989年六四,及2014年雨傘時期也不曾有過。然而對我,或對一個劇場策劃者來說更重要的是,市民更關心自己生活在什麼地方,身邊的是什麼人事物,從而不斷對每一個生活細節都有要求,吃的要看餐廳的政治立場,朋友閒聊要了解對方是否有常識,讀新聞會思考真偽,看電視會質疑鏡頭及敘述角度,住也要了解大廈及保安能否真正保護自己,甚至出門行街都要眼看四周,提防刀手與軍隊等。我們關心區議員是否真的幫到自己,甚至藝術工作者,都因為生計及政治立場,不再暗自埋怨,而是以行動關心相關機構運作,及誰會代表自己。我認為凡此種種,已對香港藝術發展有莫大幫助,原因是最根本的所謂藝術或文化,說白了其實是對生活質素有要求,而政治運動以及全球病毒,正好令我們反思,我們是否僅滿足於過去那個所謂的和平香港,也思考更多究竟除了搵錢以外,在社會上在生命上,我們是否需要有所追求?還是說就像一些老前輩不斷提點的說,平平安安,逆來順受就算?人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活得更有尊嚴?這個像是哈姆雷特才會思考的哲學命題,我相信是近這一年來不少香港人都被迫要面對。

所以,在地獄裡,如何仍保守人的形狀生存下去,就是香港人現在要面對最大卻最基本的挑戰。


因為養貓的關係,我就會想那些鄙視眾生的生物,究竟又如何看人類這片地獄景象?牠們所關心的,會是什麼?面對612,721,831等,以致瘟疫蔓延,貓對人有怎樣的感情投射?我很想知道。所以就開始了一連串以貓的角度的創作,而這次讀劇就是第一個開始。利用劇場獨有的迂迴方式,轉一個圈來審視香港與香港人的轉變。


不論是六四時,雨傘後,或反送中期間,不少劇場及獨立電影人都會問同一個問題,外面世界正在轟轟烈烈,香港人每天生活都非常戲劇及魔幻化時,劇場及電影人躲在「黑房」內創造所謂藝術,還有什麼意義?人禍前,疫情下,做劇場,還重要嗎?面對這個問題,我會回到一個劇場/電影價值的原點去思考,那是作品真正能與觀眾溝通的是什麼?或者,終有一天,香港會有一個開花結果的未來,或者不然。令人痛心的事件可以隨時過去,但我相信我們的情緒,仍卡在金鐘、沙田、元朗、太子、理大、中大、荃灣等地方,那些苦痛從來都不曾被緩和。就連記者訪問到這裡都在暗哭,演員討論時也會淚流滿面,我就知道,這些事情已經是香港人的集體傷口。劇場當然沒資格,也沒有力量去撫平無數黑夜裡對住手機螢幕痛哭的晚上的悲傷,但劇場能夠將事件轉化,作品與觀眾通過情感的交流,而得以發泄及舒發。我把這種劇場能將失落與痛苦轉化的力量(不是消滅),與貓總能在不用付出的情況下撫慰人心的力量連結,就成了一系列。


借用Susan Sotag的說話,大意是,旁觀他人痛苦,並不能拯救誰,但卻能令人意識到當下的一些問題,從而思考未來。或者,香港及香港政府在城市質素上確實已跌破第三線,甚或幾乎等同薩爾瓦多或敘利亞那些內亂及戰爭頻繁的地方。然而香港人的質素,卻越發令世界驚嘆。所以我才會覺得,作為香港貓,應該總會多一份自豪,既擔心那些走在街頭的愚笨奴才,也為他們努力維護尊嚴,而感到驕傲。


《七個愚笨奴才》

一場由集合群貓的網上演出,

香港首次貓界網上直播。

策劃︰FELIXISM CREATION

讀劇演出︰曾棱尉、何芷遊、劉美嘉

其他出演者︰誠邀各方貓界成員

日期︰2020年5月16日(六)

時間︰8:30pm (香港時間)

地點︰網上 

粵語演出約15-20分鐘,之後將設貓界討論會

觀眾選擇︰

a,以貓露面。觀眾需要進入Webex網上私人會議,全程以手機或其他video鏡頭為貓出鏡。

網上參與者將免費入場,並視乎最終收入,將獲得罐罐,以回饋主子辛勞。

b,人類觀眾,憑Youtube直播觀摩百貓雲集。最低為HK$30,以供購買罐罐,歡迎額外捐款。

*Youtube Channel將開放,觀眾也可以即時捐款。

詳情及報名︰https://forms.gle/4iWdsmNp4aBmKQqz7